“确实使不得。”任侠很轻松地一笑:“我就是开个玩笑,李总你也别紧张。”

  李继伟松了一口气:“那就好。”

  “既然没什么事儿了,那就散会吧。”任侠站起身来宣布:“明天沈总就回来上班了。”

  闫春娜试探着问:“真的不让李总裸奔了?”

  “当然。”任侠多少有些无奈:“关键是李总裸奔也没人看呀!”

  会议室一阵大笑,李继伟好不尴尬,任侠却不管,直接走人。

  转过天来,沈诗月回来上班了,什么都没说,什么也没做,一如既往,好像任何事都没发生。

  李继伟有些忐忑,跑去沈诗月的办公室,关怀备至的问:“沈总你怎么样了?”

  沈诗月淡淡然一笑:“挺好的呀。”

  “听说你被绑架,真是把我吓坏啦……”李继伟一脸愁容:“我隔几个小时,就给警方打电话,问案件进展情况。”

  “是吗。”

  “沈总你什么时候获救的?”

  “就昨天。”

  “为什么我不知道?”李继伟试探着问:“任侠又是怎么知道的?”

  “当时我刚好没事了,任侠给我打电话过来,我就接起来了。”沈诗月理所当然的回答:“我还没来得及告诉你!”

  李继伟心里说了一句:“我信你个鬼!”

  任侠给沈诗月打电话,跟李继伟前后隔了没几分钟,事情可能怎么这么巧,几分钟之前沈诗月还在绑匪手里,几分钟之后就被救出来了。

  但是,李继伟不相信也没办法,沈诗月很明显不愿意多说:“你还有事儿吗?”

  “到底是什么人干的?”李继伟继续提问:“警方怎么把你救出来的?接下来准备怎么处理?”

  “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就是虚惊一场,事情已经过去了,你也就不用挂怀了。”

  “沈总你真的没事儿?”

  “当然没事儿。”沈诗月微微一皱眉头:“是不是我没事儿让你很失望?”

  “当然不是了。”李继伟一个劲摇头:“我只是担心你。”

  “我不是告诉你没事儿了吗。”

  “那我知道了……”

  “既然你来了,正好跟你说一声……”沈诗月拖着长音,意味深长的告诉李继伟:“我反对减员增效。”

  李继伟无奈的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这么重大的事项应该等我定夺。”沈诗月颇有些责怪的道:“你不应该趁我不在的时候直接决定。”

  李继伟不住点头:“我知道了。”

  “好了,没什么事了。你出去吧。”

  沈诗月不愿跟李继伟多说什么,李继伟也看出来了,讪讪地离开沈诗月的办公室。

  也就是李继伟刚一走,沈诗月立即给任侠打了个电话:“李继伟刚才来了……”

  任侠饶有兴趣的问:“他都说什么了?你又是怎么说的?”

  沈诗月把谈话经过复述了一遍:“我表现怎么样?”

  “非常好。”任侠嘉许的点了点头:“如果是过去的话,你恐怕要拍桌子,对李继伟大发雷霆了 。”

  沈诗月点头:“没错!”

  “如果真那么做其实起不到任何作用。”任侠摇了摇头:“反倒是你今天的表现,云淡风轻的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会让李继伟非常不安,因为搞不清楚你是怎么想的。”

  “也就是说我这么做是对的?”

  “你成熟了!”任侠嘉许的道:“身为领导者就是要喜怒不形于色!”

  “你认为怎么处理李继伟比较好?”

  任侠反问:“为什么要处理?”

  “这人太坏……”沈诗月气呼呼的道:“他说每隔几个小时就给警方打电话,问案件侦破进展,其实我知道他根本没当回事,只怕巴不得我死了。如果没有了我,公司就落入他的控制,他想怎么玩都行,这一次搞减员增效就是满足个人野心。”

  “你看,我刚说身为领导,要喜怒不形于色,你怎么这就流露出来了呢?”

  “我怎么了?”

  任侠反问:“如果开了李继伟,换另外一个人上位,你认为就一定好过李继伟?”

  “如果是你一定会!”

  “你该不会想让我当第一副总裁吧?”

  “正有此意。”沈诗月毫不犹豫的告诉任侠:“我认为你非常合适。”

  “可我认为自己不合适。”任侠直接拒绝了:“我现在做第二副总裁挺好的,如果升任第一副总裁就意味着要拿出更多时间和精力投入公司工作,但我各方面事情太多,实在不允许。”

  “你没有兴趣?”

  “真心没有兴趣。”任侠告诉沈诗月:“那么问题来了,如果你换别人的话,可能还不如李继伟,又何必冒这个险呢?”

  沈诗月一时无语。

  “每个人都有私心,李继伟只是在私心驱动之下谋取自己的利益,虽然在你看来无法接受,但我要说的是人性如此。”任侠意味深长的告诉沈诗月:“也就是说,如果你换其他人上位,很可能比李继伟更贪婪。”

  “那么你的意思是留着李继伟不动?”

  任侠点了点头:“虽然李继伟不是特别有才能,但把公司经营的不错,工作经验丰富,而且各方面社会资源也很广。”

  “真没想到你会帮助李继伟说话。”

  “其实我是从大局着眼。”任侠长呼了一口气:“正因为每个人都有私心,所以身为领导者一项最重要的工作,就是维持手下所有人利益平衡,你不能要求每个人都无条件效忠于你。而且,每个人的立场都在不断变化,前一分钟可能还是你的忠臣,下一分钟就可能当了叛徒。所以你必须要不断调整自己的策略,应对不断变化的局势,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东西一成不变,人心尤其如此。”

  沈诗月意味深长的点了点头:“你说得好像很有道理。”

  “有些私心可以满足,只要别玩过界就行,这一次李继伟没过界,所以还可以再给机会。”顿了一下,任侠补充道:“我也是用了很久,甚至付出了很多代价,才能明白这些道理。”

  沈诗月不太明白,任侠一直在振宇地产上班,过去表现平平,去哪里学的到这些道理,又付出了怎样的代价。

  不过,沈诗月跟过去确实不一样了,没有刨根问底,只是说了一句:“我会好好想一想你说的话。”

欢迎大家访问:笔趣阁
本文地址:http://www.979book.com/book/21072/13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