抛开杜梁的背叛来说,还有一点……

  钱知府也有自己想要捧的人。

  杜梁毕竟是前任知府的亲家,心里怎么样想的,谁也不知道。

  这哪里比得上,自己一手提拔上来的人贴心呢?

  所以,钱知府看杜梁,也不一定就是顺眼的。

  可是,这样的消息,要怎么样递给钱知府呢?

  这是一个问题。

  “有把柄不能用,还挺麻烦的。”东姝吐槽了一声,又开始琢磨着,这件事情,要怎么样搞。

  孟南乔却是笑了笑,一派的风轻云淡:“这个倒是不难,钱知府有意培养他的心腹推官上位,推官心里明镜一般,就差杜梁的把柄,我们只需要将这个把柄,送到推官的手里,剩下的自然有人去操作。”

  孟南乔是孟知府的嫡女,接触的东西,比原主多很多。

  所以,郢州府的权势,很多孟南乔都知道。

  倒是比东姝这种瞎子乱摸好太多了。

  “有姐姐真好。”东姝撒娇似的扑到了孟南乔的身边,然后枕着孟南乔的腿开始撒娇。

  看着笑的天真的妹妹,孟南乔心下稍安。

  “北嫣放心,只要姐姐还在一天,便不会让人再欺负了你去,从前啊,是姐姐想岔了。”提到从前,孟南乔微叹了口气。

  这件事情,有孟南乔插手,东姝只需要静观其变就好。

  顺便,收拾一下柴房里的两个人。

  杜太太和杜梁大打出手之后,又归于平静。

  据说是杜老太太把两个人叫过去,训了一通。

  只是因为关起门来,别人不知道,那个小丫环也没听到,训了什么。

  这件事情,算是暂时过去了。

  再加上临近年关了,府上正需要热闹着呢。

  主母和大人打了起来,这让外人知道了,会被笑话。

  时间匆匆一晃,进入了十二月底。

  因为郢州府靠近北方,所以连着下了三场雪。

  进入十二月底的时候,外面已经是白皑皑的一片。

  看着干净,可是内里怎么样谁又知道呢。

  杜家琰和李姨娘已经被关了近一个月了。

  看着东姝并没有剁手指头,杜家太太反而不急了。

  一边帮着杜梁跑长平府的事情,一边还需要忙着府上过年的物品准备。

  她需要顾着的东西太多了,所以知道杜家琰安好,只是吃些苦头,杜太太一时之间也顾不上了。

  而东姝在这个时候,把李姨娘放了回去。

  其实把李姨娘在事情最开始发生的时候,放回去是最好的。

  因为那个时候,杜太太怒火中烧,恨不得直接撕了她。

  但是那个时候回去,杜太太真的容易直接把人弄死了。

  就这么让她死了?

  东姝表示太便宜她了。

  所以,东姝有意拖了时间。

  然后在杜太太忙的脚不沾地的时候,把人送了回去。

  王嬷嬷过来瞧了一下杜家琰,看着人安好,便可以回去报消息了。

  “行了,李姨娘留在我这里,吃的不好,睡的也不好,还浪费我的东西,你带回去吧。”结果,王嬷嬷刚准备走,东姝把人扔给她了。

  李姨娘被剔了头发,新发还没长出来,其实并不算是太好看。

  而且一身的衣服破破烂烂的。

  但是东姝不要,王嬷嬷不带回去似乎也不太好。

  王嬷嬷虽然想试探的问一下,要不换一个?

  可是看着东姝似笑非笑的脸,她又怂了。

  老实的带着李姨娘回去。

  先是去了杜太太那里回消息。

  杜太太这会儿正在跟杜老太太说年关各府礼品的事情。

  结果,王嬷嬷就拖了一个头发都不怎么样的人过来了。

  走近了,杜太太这才认出来。

  是李姨娘那个小贱人。

  原本已经因为时间压下去的火气,蹭蹭的上来。

  杜老太太一看杜太太脸色在一瞬间变得吓人,心里忍不住咒骂了几声。

  这孟家的姐妹,真是一对祸害。

  “母亲先歇着,我带李氏先回去了。”杜太太咬着牙开口,杜老太太生怕临近年关再出了人命。

  所以,想了想之后,还是开口了:“这眼看着要过年了。”

  后面的话,不需要说,杜太太也会明白的。

  “母亲且放心,我心里有数就是。”杜太太说完,又咬了咬牙根。

  然后示意王嬷嬷把人带回去。

  李姨娘根本不知道,事情已经暴露。

  看着杜太太铁青的脸,她是真不敢说什么了。

  再加上这一个月,也是被东姝吓着了。

  天天担惊受怕,一点响动,都能让她紧张半天。

  原本以为,被放回来,便是天堂。

  结果,却是另外一个地狱。

  刚回了杜太太的院里,便被杜太太反手一个巴掌。

  最近半个多月,她吃的不多。

  东姝根本不可能让他们吃饱,不饿死就是好的。

  李姨娘身上没力气,被杜太太这一巴掌打的眼冒金星,整个人直接瘫在地上。

  “母亲?”李姨娘被打蒙了,转过头,楚楚可怜地看着杜太太。

  看着她这个狐媚子的样子,杜太太又咬了咬牙:“呵,叫我母亲?你不是想叫我姐姐吗?”

  李姨娘不傻,一听杜太太这样说,便知道了。

  这是自己跟杜大人之间的事情败露了。

  是东姝说的?

  想想也是了……

  所以,东姝这才把她放回来。

  她以为的天堂没有来,来的却是另外一个地狱。

  李姨娘想笑。

  结果,杜太太以为她这是在嘲笑自己呢。

  直接示意了两个丫环道:“把李氏拖去祠堂里,好好跪着,看好了,敢偷懒,直接就把她腿打断。”

  左右一个下贱的东西,没有杜家琰护着,杜梁还在班上呢。

  谁会管她?

  李姨娘当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偏偏杜太太也没打她,没杀她,只是让她跪着。

  可是她如今的身体,根本就受不住这些。

  但是她能说?

  或者说是她能反抗吗?

  并不能。

  老实的被两个婢女押去了祠堂,然后跪在那里。

  稍稍动一下,便会被两个婢女拿着藤条来抽打。

  这滋味,比在东姝那里难受多了。

  东姝并不经常打他们,甚至除了最开始的时候,之后根本不打他们。

  最多就是给的饭不多,吃不饱罢了。

  可是如今……

  这两个婢女可是不管她曾经是什么身份,抓着机会,就是一通好打。

欢迎大家访问:笔趣阁
本文地址:http://www.979book.com/book/61172/27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