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是极端的安静,但是心里有了温暖就会感觉一切都是那么的甜蜜。

  叶伊怀抱着甜美的思念沉沉睡去,睡梦中难得的梦见了一些美好的前世故事。

  在这些故事里,她虽然依旧变换着不同的身份,却总是能和一个看不清面容的人相守相依。

  那个人用永恒的温柔和耐心等待着她,默默为她消除所有看不到的危险。

  快下雪的时候,他会用自己的灵力包裹她的小屋,让无钱买炭的她完全感觉不到寒冷的侵袭;战争到来的时候,他会用障眼法让所有的敌人都看不到她,帮助她穿过危机四伏的交战区域;天热的时候,他又会化为一阵清风驱走她身边的热浪……

  他是世间万物,他永远不会出现在她面前,却永远都用无微不至的爱让她得到幸福。

  “……你到底有多爱我?”

  叶伊的心里满满的都是伤感。

  看到这些回忆以后,她才知道她一直都被世界最强大的力量保护着。

  甚至——

  她梦见了糟糕的前世。

  她的前世本是一片混乱,但当她愤怒的选择玉石俱焚的时候,世界却出现了一些变化。

  某个看不清面容的意识突然出现,停止了时间,把她那已经焚烧殆尽的灵魂从火焰中拯救,然后一点点的呵护,逆转时间,送回遥远的过去……

  为了做到这些事情,他不惜逆改天意,只为给她一个美好的童年,而他自己却付出了残酷的代价……

  “你怎么可以这么傻!”

  梦见这一段过往的叶伊痴痴地说着。

  男人却不后悔。

  他的气息无处不在,正如他对她的爱,永远不会消失也永远不会强行改变。

  “爱我,对你而言真的那么重要吗?哪怕我遭受亿万年的诅咒,永远永远都不能得到幸福的未来,你也要坚持着爱我吗?”

  是的。

  虚空中有个声音如此回答着。

  叶伊的心跟着揪痛起来。

  她终于明白他对她到底是怎样的感情。

  不论分开多少年,不论分割多么远,甚至不论过去和未来有多艰难,他都爱着她,用自己的一切保护着她。

  他是她的保护神,她却是他的全部。

  “你呀……”

  哪怕忘记自己的名字,我也不会忘记你的名字以及爱你的本能。

  某些话语流入心头,缠绵的同时更有刻骨铭心的强势。

  “相信我,我永远都不会改变对你的爱。”

  “我相信。”

  叶伊无声的点了点头。

  未来是什么样子,她不知道也没兴趣知道,但是她知道未来必定有他,就像他的未来必定有自己一样。

  “只要你还在我的身边,不管将来要面对什么,我都不会害怕。”

  我也是……

  男人的声音再度响起。

  叶伊的唇角勾起淡淡的笑容。

  是了,就是这样的。

  爱,可以穿越时间弥平时间,创造无数你想都想不到的奇迹,但是回首的时候却发现,这一切都是真实的,理所应当的。

  “……相信未来一定不会给我们任何尴尬。”叶伊说。“因为我对你的爱有足够的信心。”

  “我又何曾不是?”

  ……

  ……

  天亮以后,大家看到了一个焕然一新的叶伊。

  尤其是楚天阔——

  “我觉得你变得和过去很不一样,但是硬要说哪里不同,却又是完全说不出来。”

  楚天阔敏感的说着:“你仿佛下定了某个决心,决定从此以后再无迟疑,可是这种坚定的信念对我而言并不好,甚至会让我感觉不舒服。”

  “那你喜欢什么样的我?”

  叶伊冷不防的问。

  楚天阔摇了摇头说:“不知道,我不知道我应该喜欢的是什么样的你,这样的你很好,但是……也许我就是个花心大萝卜吧,喜欢一个东西的同时又希望拥有它的另一重状态,即使心里知道这种状态并不真实,依旧还是想要——”

  “所以你是个活该的人。”

  叶伊笑着说。

  楚天阔也不生气,慢悠悠地回答:“人性本就贪婪,得到一样东西的同时渴望得到另一样东西,但是如果喜欢的东西永远都是不属于自己的话,那他将对这件东西保持永恒的热情和追求欲望,毕竟,人性是残酷的。”

  “我不爱你的心也是残酷的。”叶伊微笑着回敬说。

  楚天阔笑得很明媚:“我已经习惯了你的不爱。”

  “我也是,习惯了你的表白,看似温柔其实没有任何诚意。”

  “哈!”

  楚天阔笑得很干。

  恭子这时走了过来,对叶伊说:“你确实和昨天不一样了。”

  “哪种不一样?”

  叶伊好奇地问。

  她昨天夜里确实经历了很多东西,不过这种经历并非恭子能够理解的经历,甚至是在场所有人都无法理解的奇妙经历。

  恭子闻言,眯起眼睛,说:“你昨天晚上经历了爱情,并非普通意义上的爱情,而是能够让人忘记一切的爱情,当然,爱情本身是没有任何错误的,你唯一的错误不过是——”

  “是什么?”

  “你的爱情真的很美,”恭子说,“是所有人都渴望得到的那种美,所以我知道你昨天经历了什么却又羡慕的希望你的爱情能够直到永恒。”

  “……”

  楚天阔脸色有点不好看。

  叶伊瞥了他一眼,说:“怎么,不接受我的改变。”

  “为什么要接受你的改变,我又不是受虐狂。”

  楚天阔阴阳怪气的说着:“我生来就拥有许多人想都想不到的优秀资源,我不喜欢退而求其次。”

  “但是你现在必须退而求其次。”

  恭子手指楚天阔:“我和你一样,生来就拥有一切同时又失去一切,我知道我们的命运是什么样子,我也知道我将要面对的是什么样的黑暗未来,但这并不影响我的人生方向,甚至它能让我对未来有更多更清晰的想法。”

  “你想教训我?”

  “你不如我,我怎么就不能教训你?”

  恭子笑容嫣然,却是带着毒的气息。

  叶伊:“……我觉得你们两个都需要冷静一下。”

  恭子笑了笑,对楚天阔说:“看到没有,结果已经出来,不服也得接受。”

欢迎大家访问:笔趣阁
本文地址:http://www.979book.com/book/61308/17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