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听白墨问起这个问题,向柚柚为难的看了一眼萧穆春。想-免-费-看-完-整-版请百度搜-

  之前白墨只说不让告诉他爸,也没说不能告诉他妈啊,现在怎么张口就变成爸妈了,这让她怎么回答呢。

  见她迟疑,白墨脸色一黯,“你们说了是不是?柚柚姐,你可是答应我不告诉他们的。”

  向柚柚急忙澄清,“没有没有,我没告诉他们,既然答应了你肯定要做到的,不过你当时打电话的时候跟我说的是千万别告诉你爸。”她声音低下来,“你没说不能告诉你妈啊。”

  白墨拿眼睛看着她,“姐姐,这有区别吗?”

  向柚柚极其认真的回答道,“有啊有啊,当然有区别了,我信守承诺了,确实没告诉你爸,就告诉你妈了。”

  “啊……”白墨简直要疯,原地蹦了几下,“这样也可以算信守承诺啊。”

  爸爸不能告诉,妈妈当然也不能告诉了,这还用特别说明吗?都是一家子,一个人知道了不等于全家都知道了吗。

  早知道,早知道向柚柚会这样理解,他应该拉个名单给她,就告诉她名单上的统统不能说。

  偏偏对向柚柚,他又不敢说什么,旁边有那尊护妻狂魔站着,他敢说什么?

  只能自己气的默默吐血。

  向柚柚无辜的瞅着他,“怎么不算。”

  他强调不能告诉的人,她的确没告诉啊,至于没强调的,那她又不知道不可以说。

  看着这俩活宝在这儿争执,萧穆春都有些无语了。

  他冷脸看着白墨,“你还有没有正事了?”

  “我怎么没正事了?”白墨平白挨了句凶,莫名其妙的看着萧穆春。

  萧穆春一脸的不高兴,“我老婆可是孕妇,为了你的事儿东奔西走的,到头来还落你埋怨?没事儿我们就走了,懒得管你。”

  “四哥,我不是这个意思。”白墨苦着脸,他也一肚子的委屈。

  萧穆春不耐道,“你没事儿也赶紧回家去吧,多大的人了还弄这一出,让大家跟着着急,回头外公知道了肯定也得会训你一顿。”

  “我不回去。”白墨非常坚定的拒绝,然后道,“四哥,你借我点钱。”

  看见向柚柚跟着他们站那儿,萧穆春伸手从旁边的桌子那儿拉了张椅子过来,让她坐下,这才转脸看着白墨,问道,“借多少。”

  他就知道,一找他肯定是要钱,这小子几乎没别的事儿。

  白墨张口就来,“先拿一千万吧。”

  “一千万,”萧穆春皱眉,“你是打算在外面住二十年还是怎么的。”

  以前出走顶多跟他要个几万几十万,这回一张口就要一千万,看来短时间内是不准备回去了啊。

  白墨没回答他的问题,又问,“借不借?”

  “不借。”

  一个问的理直气壮,另一个拒绝的也干脆。

  “那……五百万?”白墨咬咬牙,自己砍价。

  萧穆春还是摇头。

  白墨不干了,“为什么?我还是你弟弟吗,这点钱都不肯。”

  他都自动让了一半了,怎么还不同意。

  向柚柚拽拽他,低声道,“你哥不是心疼钱,是不想让你在外面。”

  要这么多钱,这是要远走他乡的节奏啊,萧穆春当然不会同意。

  “我也不想在外面,可是我那老爹处处看我不顺眼,我跟他也不对付,反正家是不想回了。”白墨当然知道萧穆春不是心疼钱,他一副顺其自然的样子,转身去一张桌前那坐下,哀叹了一声,道,“不借算了,大不了跟老头子断绝关系,我自己工作也能养活自己,现在我也算明星了,随便上个通告最少也能拿好几万。”

  向柚柚跟过去,坐他旁边,“你还打算唱歌啊?”

  心可真大,因为这事都闹成这样了,还不死心,还要继续。

  “那怎么办?”白墨反问,“我总要混口饭吃,你们又不借给我钱。”

  向柚柚看着他,默默无言。

  威胁,这分明红果果的威胁。

  “你以为你还能唱歌?”穆春嗤笑,“你爸分分钟就把你给封杀了。”

  白衍浩不想让他在圈里混,他就别想混,断绝关系都没用。

  “你就不能手下留情?”白墨恳求的望着萧穆春,只要萧氏旗下随便一个影视公司,娱乐公司什么的把他收了,就是他那老爸也没办法。

  萧穆春跟听到笑话似的,“你觉得能吗?”

  白衍浩是他姨夫,姨夫发话了,他敢明目张胆的收留吗?

  再说萧穆春也并不想帮着白墨跟家里决裂。

  帮了他,让他在外面过的风生水起的,胆儿不就更肥了,肯定更不会妥协回家了。

  “那你们走吧。”白墨摆摆手。

  反正不肯帮忙,来了也是白来。

  萧穆春开口,“你跟我们一块儿走。”

  “我不走。”白墨警惕的看着他,“我告诉你,如果你敢告密,别怪我以后不认你这哥。”

  “你这混小子。”萧穆春扬手要打,被向柚柚拦下了,“干什么呢你,怎么跟他爸一个风格。”

  她真是有点看不惯了,怎么动不动就要动手啊。

  虽然白墨确实挺让人生气的,但是这样也解决不了问题啊,反而更增加了他的逆反心理。

  到时候真的一个人躲起来,谁都不联系了,上哪儿找他去。

  到时候又都在那儿干着急。

  “你上那边待会儿,我跟他说。”向柚柚把萧穆春推开。

  “你说?我怕回头你再被他给气着。”嘴上这么说,倒是听话的溜达到一边儿去了。

  因为他怕不走的话,向柚柚没被白墨气着,先被他给气着了。

  谁的女人谁心疼,他可不想气向柚柚。

  不过临走开时还给了白墨一个眼神,颇有警告的意味。

  白墨从那眼神里读出了一句话。

  小样,给我老实点,敢惹我老婆不高兴,看我怎么收拾你。

  吓得白墨摸了摸鼻子,都不敢大声说话了。

  “小墨,你听姐姐的,跟我们回去,你不知道你妈妈多担心你,你这样在外面,她多不放心啊,你没看见,她今天哭的多伤心,还有你弟弟白骁,被你爸爸骂得好惨,说他故意帮你逃跑。”向柚柚像个知心姐姐般劝着她,希望唤回他对家的一些眷念。

  就算跟爸爸关系不好,但还有妈妈,还有弟弟,怎么能一走了之。

  听她说起这些,白墨似乎也有些难受,声音低低的,“等我安顿好了,会给我妈打电话报平安的。”

  “打电话就够了吗?”向柚柚挑眉,“你妈是希望一家人在一起,开开心心团团圆圆的,少了你,家庭就不圆满了,她也不会开心,为了你,今天她跟你爸爸大吵了一架。”

  白墨吃惊道,“他们吵架了?”

  “是啊。”向柚柚点头,心里挺开心的,既然他还这么关心家里的情况,说明要走的心还没有那么坚决,还是可以哄回来的。

  “然后呢?”

  “然后你爸跟你一样,”向柚柚没好气的说,“也离家出走了。”

  白墨显然不信,“我爸离家出走?柚柚姐,你没骗我吧?”

  “我骗你干什么,我就搞不懂了,你们这大男人怎么承受力这么差,都喜欢选择逃避,一点问题就要走走走,走了就能解决了吗?”

  白墨沉默了。

  他虽然跟老爸脾气不对付,可是爸妈感情还是挺好的,在他印象里几乎都不吵架的,却为了他吵架。

  这不是他希望的结果,但他也是受害者啊,又不是他的错。

  憋屈二十多年了,现在想做点自己喜欢的事情,不想继续憋屈生活了有错吗?

  或许解决问题的方法有千千万,可是到他这儿就只剩三十六计,走为上了。

  因为别的方法对他那个顽固不化的老爸都没用。

  这些年他没少做抗争,一点成效都没有。

  既然改变不了,只能敬而远之。

  彼此都眼不见,心不烦吧。

  “其实你爸他应该也是很爱你的,只不过有些人对爱的理解和表达方式不同,他的方式恰恰让你无法接受。“向柚柚试图开解他。

  白墨苦笑,“柚柚姐,你觉得哪个爱孩子的父亲会狠心抹杀掉孩子的爱好和理想,非要逼着孩子走一条不喜欢的道路,就因为这路是他觉得正确的。”他摇头,“这不是爱,是自私,是狭隘。”

  向柚柚有些黯然,原来这父子俩的矛盾竟有这么深,竟深远到理想了吗?

  “小墨,你的理想是什么啊?”

  “唱歌啊。”

  “啊?”

  向柚柚惊诧,也忽然明白过来了。

  难怪白墨以前闹那么多次都没这次这么僵,原来这一次才是真正的较量。

  她也忽然有点能理解白墨为什么会为了唱歌跟家里闹翻,又这么坚持不回家去,而穆果也说这次和以往不一样。

  埋藏了好多年的梦想终于有了开端,任谁都不愿意轻易放弃。

  “如果不是我爸拦着,我十七岁那年就能拿歌唱比赛的冠军,然后出道,然后……说不定现在我已经是巨星了呢。”白墨自言自语似的,“可惜啊,被他搅合的,我海选都没去成。”

  向柚柚瞪眼,“海选都没去成,你怎么知道就成得冠军了?”

  白墨望了她一眼,没说话。

  向柚柚也没说什么。

  如果没听过他唱歌,肯定会觉得他是吹牛,不过在节目上听过他唱歌以后,白墨的那些畅想真的不算是吹牛。

  奔放少年,外形好,嗓子好,家世背景也有,如果家里支持,成为巨星的路也不会曲折。

  这么一想,向柚柚也挺替白墨可惜的。

欢迎大家访问:笔趣阁
本文地址:http://www.979book.com/book/62700/307/